金闪闪

日暮途远

第四章(上)

你们可能忘了这三个人的信息素味道
马润是海风,猴爷是茉莉,我壳是摩卡咖啡






金正勋带李知勋到相熟的大夫那里做了一个全面的检查,但要等一周之后才能出结果。因为之后也没什么重要比赛,俱乐部给众人放了个短假。

李知勋不敢回家,他怕家人发现他的不同。其他人都回家或者出去玩了,只有他一个人呆在基地里。

在去了医院之后,医生嘱咐他近期不要在接触任何信息素药物了,所以他一个人也没有喷什么掩盖剂,就这么大咧咧的把信息素暴露出来。整个基地泛着很奇妙的香味,就像有人泡了一杯茉莉味的摩卡咖啡。

李知勋抱着腿缩在椅子里,他的眼睛盯着屏幕,思绪不知道飞到了哪儿。

他去医院的趁金正勋离开的时候,偷偷问了一下洗标记的事情。他把事情想的太简单了,他不知道洗标记是那么危险的事情。

因为长期服用信息素抑制药物已经对他的身体造成了损伤,再加上打职业以来长时间训练造成生活不规律,而且洗标记本身也有很多不可控性。医生只给他了一个忠告:和你的alpha谈一谈,最好能在一起一段时间让身体回复一下再做洗标记的打算。

怎么可能呢,李相赫和张景焕不会给他任何机会。他又想起了张景焕的话,一想起那天晚上的情景李知勋就害怕的发颤。他不知道张景焕为什么会认为是他主动勾引的李相赫,但他知道,在李相赫和他之间,张景焕会选择的一定是李相赫而不是他,如真的出什么事情,他一定是被舍弃的那一个。

但他又能怎么办呢,他的发情期紊乱,下一次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不能用抑制剂,也不能和自己的alpha在一起,有了标记也不能去找别人。他的检查结果还没出来,不知道自己的身体到底会出什么状况,那边李相赫和张景焕都在逼他洗标记。

到底怎么办才好呢?

想到这里,李知勋感觉自己的小腹又开始抽痛了。他在回国以后就总是感觉不太舒服,而且嗜睡,腺体和小腹经常抽痛,李知勋想这个身体可能真的不行了吧。

“知勋哥你怎么没回家呀。”李知勋在发呆时,突然的说话声把他惊了一下。抬头看看,原来是裴性雄。

裴性雄是个beta,对信息素不是很敏感。他把行李放下,看着一脸茫然的李知勋,突然觉得他莫名得可爱。

“噗,知勋哥,你是没有睡醒吗?怎么看起来呆呆的。”

李知勋知道自己又在弟弟面前失态了,不好意是的笑笑:“我最近没有睡好,让你看笑话了。”

裴性雄没想到他会这么说,打趣道:“知勋哥你怎么越来越客气了,难道外面说你马上要离开skt的传闻是真的?”

裴性雄开了个玩笑,但是李知勋沉默了,裴性雄感觉事情不太对,连忙问:“知勋哥,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了,在柏林的时候你们就有点不对劲,有什么事情说出来我们一起解决啊,这么多困难都一起过来了不是吗?”

李知勋听到裴性雄这么说感觉眼睛又开始酸了起来,不是他要离开,而是这里从始至终都没有他的容身之处。

不能哭,他不能在这些人面前哭出来,现在他不能再依靠任何人了。李知勋深吸一口气,平复了一下心情:“性雄,有些事情不能告诉你们,我还没有决定好去留的问题,但是性雄你不用担心,以后无论我在哪,我们都还是朋友,我不会忘记大家的。”

话已至此,裴性雄也不好再多说什么了,只能转移话题不在谈这件事情:“哥,你知道吗,相赫和我说他要和景焕哥公布恋情,这两个真是胆子大,两个aalpha也敢这么高调,真是服了他们了。”裴性雄很为李相赫和张景焕高兴,也没注意到李知勋难看的脸色“这两个人真是天生一对了,都说同性相斥,但他们两个alpha竟然能相处的那么好,也亏了景焕哥脾气好,能容忍李相赫那小子……”

他话还没说完,李知勋就从椅子上突然站了起来,还不小心碰到了手边的水杯,水顺着桌子流到了键盘上,李知勋又手忙脚乱地去擦。

裴性雄想去帮忙也被拒绝了,李知勋轻声对他说:“性雄,你刚到还是先把行李放好,基地里没有什么吃的,待会儿我们定个外卖。”

裴性雄看他的样子不太对,有点不放心:“哥,你没事吧,真的不用我帮忙吗?”

李知勋低着头,手上的动作不停,声音听起来有点勉强:“没事的,我没事,你快去收拾吧。”

裴性雄走后,李知勋失了力气一样跌坐在椅子上,公开恋情,这是在明着逼走他。他们是名正言顺的恋人,而他就是一个插足的第三者。

李知勋觉得没什么好考虑得了,洗标记之后还能发生什么比现在更糟的事情吗?

洗掉吧,起码他还可以有自由和尊严。


每天上班好累啊,还有一大堆烦心事,就想着能把所有事情都丢掉安安心心当一条胸无大志的咸鱼。

这么累,只能虐猴爷开心一下了‵(*∩_∩*)′








评论(24)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