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闪闪

日暮途远 番外一



番外,无关侯爷,cp卡锅,腿哥前任

设定半架空abo,有些地方和现实对不上,不要太纠结呦,这篇和主篇猴爷的是同一设定,时间靠后

刘世宇o,辣椒
柯昌宇a,青草
洪浩轩a,玫瑰

卡锅(上)

刘世宇和柯昌宇分手了,应该说柯昌宇把刘世宇给甩了。

认识他们两个的人应该会咋舌,这是反了吧,确定不是刘世宇把柯昌宇甩了?就锅老师这个小暴脾气,谁敢甩锅老师。圈子里的人都开始打听这件事情。

但这两个队的人更是一头雾水,无论是we还是rng都觉得这两个人是该像安掌门和大公主一样百年好合,早生贵子的那种。但是却冷不丁的被告知他们分手了。

在rng基地里一群皮娃围着刘世宇,想从主角之一的嘴里问出个一二三来:“锅老师你是不是做错了什么事情惹腿哥不高兴了?”

“都TM给我滚,我分手关你们什么事,不就是个男朋友?三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两条腿的alpha有的是,劳资现在分手更好了,没人管东管西,还能专心训练,快乐的很。”刘世宇面对自家队友的骚扰很不耐烦,啪的一拍桌子,冲这些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扑街仔骂起来“你们整天不好好训练,跑来管这些八卦干什么,都给我死一边去。”

刘世宇说完就要回宿舍,结果琪琪进来说heart教练和大勇教练有事找他

刘世宇问:“什么事?”

琪琪挠挠头,无辜的说:“不知道,教练没说。”

好吧,不用猜就知道肯定和自己分手有关。刘世宇又转身走向教练办公室。留下一屋子人面面相觑。

刘世宇来到教练办公室前,刚想敲门,门就从里面打开了。

开门的是哈特,看到他立马把他拽进门,摁在沙发上。

刘世宇还没弄清要干嘛,就发现两个教练再拿意味深长的眼神看他。三个人都没有说话,场面一时很尴尬。

最先发话的是孙大勇,他清清嗓子,用蹩脚的中文问他:“香锅啊,听说你分手了……”话还没说完,刘世宇就打断了他:“教练你放心,我不会因为私事影响训练的。”

说完,哈特和孙大勇对视了一下,然后哈特很尴尬的说:“我们没有要打听你私事的意思,我们是想提醒你一下,如果你不愿意在近期找一个能够帮你应付发情期的alpha或者beta,那你就得服用抑制剂,但是根据规定我们还是要控制你服用的剂量,而且你的日常训练和比赛都要适当的减少。我们也不愿意,但这是规定,我们也没办法。”

听完,刘世宇咬了咬嘴唇,他都忘了还有这回事,omega作为职业选手必须要有能够解决发情期的固定“伴侣”,同队之间可以在队伍的安排下为omega队员实行暂时标记。如果没有,队伍中的omega必须在监管之下服用抑制剂等信息素抑制药物,且训练时间和出场次数都要受到约束。如果擅自隐瞒自己作为omega的事实并且私自服用超剂量的抑制药物,无论有没有对队伍造成影响,都将永久禁赛。

这是在15年世界赛后skt首先实施的规定。这些规定看似约束了omega的发挥空间,是对不同性别的差别对待,在刚出台时也曾引起过不小得争论。但是由于电子竞技的特殊性,这种规定也慢慢被大多数俱乐部所接受。omega的特殊性,和不确定性确实会给比赛、训练和其他成员造成影响。

刘世宇在一开始也是服用抑制剂这些东西来度过发情期,但随着俱乐部管理的规范,刘世宇不得不找一个能够帮他度过发情期的人。但他又不愿意被束缚,所以一开始他是在队伍的同意下,和李元浩一起,每次发情期让李元浩咬一口,然后在吃点药量少的抑制剂药片。但后来李元浩和安然谈恋爱,他也不好意思再麻烦人家,严君泽有女朋友,简自豪又有史森明要管 ,他自己只能另谋出路了。

很多人觉得刘世宇和柯昌宇应该是在全明星开始有奸情的,但其实他们早就勾搭在一起了。也没什么奇妙相遇,就是两队队员关系好经常一起吃饭,时间长了觉得彼此很对脾气就在一起了。

刘世宇的脾气很暴躁,连信息素都是一股呛人的辣椒味,柯昌宇就不一样,外表一直是不温不火的样子,虽然是个alpha但他的信息素味道就像他给人的感觉一样,淡淡的青草香,沁人心脾。

刘世宇一开始是急着找一个能够帮他度过发情期的人,但是后来,他慢慢习惯了了柯昌宇的温柔,习惯了这个人的关怀。就算他们现在已经分手了,他也没办法从这种习惯中马上脱离出来。

他习惯性的等着那个人睡前的晚安,习惯性的想要在吃饭的时候和那个人通电话,习惯性的想起那个人信息素的味道。

刘世宇和柯昌宇在一起差不多有一年,但是两个人一直都没完成标记,度过发情期临时标记也就够了。两个人每每在一起,也心照不宣的避开标记的话题,每次做爱防护措施都做的很好。刘世宇本来也打算要不然就这么和腿哥在一起吧,两个人这么吊着多麻烦,而且现在交通这么发达北京和西安也离得不算太远。

但令刘世宇没想到的是,他们竟然分手了,柯昌宇竟然和他分手了,没有理由,没有预兆,两个人就这么散了。

“香锅,你想好了吗?是抑制剂还是……”哈特见刘世宇半天没动静,忍不住出言提醒“用抑制剂的话你比赛肯定要少上场的,但如果不用,我们能给你安排的人就只有卡萨和姿态了,如果你愿意,我可以去做他们的工作。”

没有别的办法了吗?刘世宇很难受,分手这么多天他第一次感到难受,难受的想哭出来。但他是刘世宇,他现在更不能离开赛场,他一定要上场比赛。

下定决心后,刘世宇抬头对两位教练说:“姿态和卡萨谁都行,教练,我想上场比赛。”









评论(4)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