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闪闪

日暮途远

爱他就要虐他

第一章(下)

“恩……”

正在沉思间,李知勋身边的人发出来一声呻吟。

李相赫睁开眼睛,看到陌生的天花板有点迷茫,但马上他就发觉事情不太对劲。

一夜激情过后,空气里信息素的味道还没有褪去,摩卡咖啡里混合着茉莉的清香。

两种信息素他都熟悉,一个味道属于他,另一个属于他们队里唯一的omega。这两种本不相干的味道现在紧紧的抱在一起,充满违和感。但无论怎么不和谐都改变不了床上的a和o已经完成了标记。

李相赫和李知勋,不甚相熟的两人,现在变成了最亲密的人。

李相赫很慌张,他坐起来看着旁边的李知勋,这个比他年长的omega,用胳膊盖住了眼睛,一副不想面对他的样子。他看不见他的眼睛,却看见了他的眼泪。

“知勋哥……”李相赫张张嘴,发现自己不知道要说什么。也是,他在有恋人的情况下标记了同队的omega,将两个人的人生强行绑在一起。李相赫再一次痛恨起自己的性别,如果他是个beta那事情还是有回缓的余地。

在他思考的时候,一旁的李知勋整理好了情绪,强忍着身体的酸痛坐了起来,准备下床清理自己。

李相赫看到李知勋身上的痕迹,脸上一红,但又慌了起来,他现在要怎么去面对张景焕呢?信息素的融合无论怎么样都是瞒不住的。

李知勋回头看了一眼,床上的少年用手指紧攥着被子,一脸无措。他大概是在担心怎么向张景焕交代吧。

李知勋叹了一口气,转身对李相赫说:“相赫,你出去帮我买点避孕药吧,等你回来,我们再谈。”

说完李知勋走进浴室,留李相赫一人坐在床上发呆。等他出来的时候,发现这个少年保持一个姿势坐在那里,好像从他离开以后就没动过。

“相赫,相赫”

李相赫听见声音抬起头看向李知勋,双眼中有点点泪光,声音哽咽:“知勋哥,我们现在怎么办,我不想和景焕哥分手。”

李知勋觉得很讽刺,如果李相赫和李知勋分手对于他来说是件好事,但是现在就算他们分手他也不可能和张景焕在一起。

而一边的李相赫突然想到什么似的抬起头来对李知勋说:“对了,知勋哥,你可以去洗标记,你如果把标记洗掉就没事了。”

洗标记,李知勋一愣,他不知道要说什么,洗标记很痛苦他是听说过的,但他没理由拒绝。他不想持续这段关系,另一个对象也有自己的恋人。本来就是错误,在没发展得更糟之前洗标记是最好的方法。

但他看到李相赫满脸的期待,仿佛他答应就一切都完美了。他现在是李相赫的omega,标记是很神奇的东西,他明显感觉到他不被自己的alpha接受。李知勋有点难过,他无法回答李相赫的请求。

在犹豫之际门外响起了敲门声:“知勋啊,相赫在你这里吗?”

房间里的两人愣住了,是张景焕。

李相赫慌了,用颤抖的声音请求道:“知勋哥,求你别让景焕哥知道。”

十一月份的柏林很冷,就算在酒店里李知勋也感到冷飕飕的。一个是他的alpha,另一个是他一直暗恋的人,他们两个之间插入了他,但他们两个之间又容不下他。那两个人是完美恋人,那他李知勋算什么呢?

然后,李知勋做出了让他最后悔的事情。

他没有管李相赫的请求,打开了房门,让一切暴露在了张景焕的眼底。

一时的愤慨,积攒的嫉妒和不被接受的委屈,李知勋迷失在了自己错综复杂的情绪里。


我壳人设崩了,写的一团糟,别打我::>_<::

评论(5)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