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闪闪

日暮途远

第七章(下)

李知勋拿着手机坐立不安,他知道肯定是俱乐部把手机号给张景焕的,他想拒绝和张景焕在一起的要求,但是拒绝了他又要去找谁呢?思来想去,李知勋给张景焕回了一条短信

“在哪见”

李知勋不应该和张景焕在见面,但是李知勋还是抱有幻想,毕竟是爱了这么久的人,再怎么样都是割舍不掉的。

而那边的张景焕看到李知勋的回信,知道自己在那个omega的心里还是有 一定份量的,因为就算他对李知勋说出那么过分的话,李知勋还是愿意见他,他对于李知勋,就像李相赫对于他,只要这个人在,就永远拒绝不了。

张景焕想过去直接找李知勋,但是没想到vg俱乐部会给他那么大的方便,当他们联系他说明来意时,张景焕心里直接乐开了花,做李知勋的alpha,还有比这更好的报复李知勋的方法吗?

李知勋喜欢他,如果他们两个人有身体接触,那李知勋更割舍不掉他,omega对于alpha的依赖是天生的,他们拒绝不了alpha的吸引。所以先让李知勋以为得到了他,再被alpha抛弃,他要让这个omega知道自己的身份。

两个人在一家咖啡馆碰了面,张景焕看得出李知勋的紧张,他连看自己都不敢,只是盯着手里的咖啡。

“知勋,我是想和你说对不起的,那些话是我在气头上才说出来的,我知道我伤害了你,所以我想做一点自己能做的。你的发情期,如果有什么能帮上忙就尽管来找我,有什么麻烦要告诉我一声,我一定会帮忙。”

李知勋以为他听错了,那个对他恶言相向的张景焕就好像是他自己幻想出来的一样,他心里的景焕哥一直都是这样,有温柔的声音和迷人的笑容。

张景焕的一切都让他迷恋,全完了,李知勋本来是想拒绝张景焕,他们两个不应该再有交集,但是当他在看到这个人,听到他的声音,李知勋就控制不住自己,他想将全身心都交给面前的这个人,无怨无悔。

“景焕……哥,不是,我”h

李知勋觉得自己很丢脸,他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但是张景焕看到他这样子,轻轻一笑:“知勋还是这么害羞啊,有什么不方便可以直接和我说,不用客气,还是说,你还在为以前的事情怪我吗?”

李知勋一惊,连忙解释:“不,不是的,那是我自己的错,我只是……只是怕麻烦你,再说相赫那里……”

李知勋不提李相赫还好,一提起李相赫,张景焕差点保持不住笑脸:“知勋你不用担心,我和相赫是和平分手,毕竟两个alpha在一起还是不合适,你不用太过在意。”

“是这样吗?”

“没错,知勋你现在的身体要尤其注意,所以发情期还得有人帮忙,当然你要是钟意其他人,那就不用我了,一切以你的意愿为主。”

张景焕说的真诚,李知勋也不疑有他,他很感激张景焕愿意伸出援手,相比于其他不熟悉的人,一直暗恋的张景焕当然是最好的选择了。李知勋从心里高兴,但是又有点害羞:“那就,麻烦景焕哥了。”

看到李知勋的样子,张景焕知道自己已经重新把控住了这个人的心,那如何玩弄就随他所愿了。

张景焕用他虚伪的微笑和虚假的温柔换回了李知勋的真心,李知勋以自己对张景焕盲目的依恋和信任跳入了深渊。

想我没想我没,又回来了,但马上我又走了,下个周出去培训,又要让你们等我了

日暮途远

第七章(上)

如果面对不了现实,那就躲避一下,躲过了自然海阔天空。李知勋觉得当一只鸵鸟真是不错,他来lpl的决定真是太棒了。

李知勋在vg过的很不错,这里的环境伙食和队友都很合他的心意,一开始的语言差异还在他的努力下也慢慢克服了。

唯一的不好的就是他omega的身份了。

在他到vg的一个月里,他的发情期还没有到来,但是他知道早晚都会面对这一天。在了解他的身体状况以后,俱乐部专门带他到医院重新做了检查,检查结果和在韩国差不多。孩子的事情还不好说,医生的意思是暂时没有办法,但是他提醒李知勋,要注意自己是发情期,因为现在不知道抑制剂和洗标记除了已知的影响,还对他的身体产生了什么样的副作用。

李知勋现在没有固定的发情期,所以他一直都在担心,真的到了发情期他要怎么办,难道真要随便找一个alpha或者beta来解决?就算生理上对现在的他造不成大影响,但是心理上他是不可能接受的。

俱乐部给他的建议是在队友里面找一个人来帮他解决,如果他不好意思的话俱乐部可以出面协商。毕竟大家都是成年人,互相解决个发情期又不是什么大事情。

就在他下定决心要把人选定下来的时候,队友loong对他说:“猴爷,marin也要来lpl了。”

李知勋以为他的中文水平有限听错了,但是当loong把LGD的公告给他看时,李知勋彻底懵了,张景焕是疯了吗?好好的MVP干嘛背井离乡来到一个陌生的地方,还有李相赫,张景焕有多在乎李相赫他是知道的,现在来lpl,难道他就这么放弃了?

本来李知勋是为了躲避李相赫和张景焕才来到lpl,但是张景焕也来了,那他走这么远还有什么意义吗?又和张景焕同在一个城市,怎么办,要怎么面对这个自己爱伤了的人?

李知勋在张景焕的压力下暂时顾不上自己的发情期,而自己的身体也很给面子的没有出什么问题,就在他差点以为发情期和生育能力一起离他远去的时候,俱乐部给了他一个大霹雳:

张景焕答应帮他解决发情期了。

在张景焕确定和LGD签约以后,VG就开始和张景焕联系,他们觉得张景焕和李知勋做队友这么长时间了,应该彼此很熟悉,做起事情来不会很尴尬。而且李知勋是他们花大力气找来的韩援,omega的身份会带来不少麻烦,找一个稳定的alpha会在一定程度上方便一些,尽管不是同一个队伍,但出于实际情况考虑,这样的安排是最好的。

但是他们不知道,李知勋和张景焕的关系已经破碎到无法回复了。李知勋没想到俱乐部会找张景焕,更没想的张景焕会答应。张景焕最恨的就是他,怎么会答应帮他解决发情期呢?

就在李知勋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张景焕主动联系了他:知勋,我们出来聚一聚吧,哥有话想当面对你说。






昨天刚给学生们讲作文,不要写流水账,然后今天我就写了,哭死(´;︵;`),还有些bug,别在意别在意,我又要考试了,拜拜,过段时间见。



日暮途远

第六章(下)

什么叫不可能在一起了,什么叫要等李知勋。听完李相赫的话,张景焕崩溃了。李知勋,都是李知勋,都是这个omega让他和相赫变成这个样子,相赫一定是被李知勋给迷惑了。

张景焕最终还是把一切责任都推给了李知勋,他要报复,他要让李知勋付出代价。

张景焕联系了金正勋,说出自己想要转会的想法,可能是因为发生的事情太多,金正勋并没有拒绝,让张景焕自己决定。而张景焕选了个早就开始联系他的lpl队伍,他要去lpl找李知勋,他要李知勋体会被自己所爱的人抛弃的滋味。

张景焕一直到最后才把自己转会lgd的消息公布,作为s5全球总决赛的MVP,很多人不明白他为什么转会,他对外说是不想被faker的光芒掩盖,但是任人也想不到这个alpha已经让憎恨蒙蔽了心。

人都是自私的,张景焕的私心全部用在了和李相赫的感情上,他对李相赫的执着到了偏执的程度,他想要解决掉一切阻碍他和李相赫的人。李知勋尽管已经和李相赫切断了联系,但是一想到他曾经和李相赫彼此拥有张景焕就恨得发狂。

害他失去的人一定要受到他的惩罚,既然李知勋爱他,那他也去“爱”李知勋吧,只不过这份爱,只能带给李知勋痛苦。

知勋,我们lpl见。

我想了一下,既然我头黑化了,那就再黑一点吧,不黑没人虐我猴啊。
马上就要开启马猴的lpl其妙之旅,敬请期待。

日暮途远

第六章(上)

张景焕自从放假之后就没有再回基地了,李相赫也一直没和他联系。就算李知勋的事情解决了,他和张景焕也回不去了,果然,两个alpha的感情很难维持下去。

这天晚上,李相赫接到了宋京浩的电话,他除了自己队的队友,和其他队的选手都不怎么熟,但他知道自己的男友,不应该是前男友人缘很好,他和许多选手都很熟。

宋京浩就是其中一位,这个alpha是张景焕的好友,两人的交情很深,以前他们在一起的时候张景焕就经常和宋京浩出去吃饭,他还为此闹过脾气。这次宋京浩把电话打到了他这里,是想要让李相赫接喝醉的张景焕回去。

见到李相赫以后,宋京浩就絮絮叨叨的说起来了:“真是的,你们两个闹分手要我们这些人跟着受罪,这个哥天天拖我们出来陪他喝酒,好不容易放个假,我们还没有好好休息休息。相赫啊,有什么事情好好说,不要动不动的分手,闹脾气是解决不了问题的,你看看,景焕哥因为和你分手都颓废成什么样子了,小情侣床头吵完床位和吗。”说完,还冲李相赫猥琐一笑。

“……”

李相赫不大想搭理这个人,打了招呼以后就带张景焕回去了。

李相赫把醉的不省人事的张景焕带回他们一起租的房子里,在把人放到沙发上以后,李相赫想去给喝醉的前男友倒杯水,但是没起身就被一把抱住。

“哥,别装了,你其实没有醉吧。”

张景焕确实喝了酒,但是没到喝醉的程度。他只是想把李相赫单独叫出来见见他。

张景焕用与他alpha身份不符的撒娇声说:“果然还是相赫了解我,宋京浩那个话唠太烦人了,和人家喝酒还一直说不停,多亏相赫带我脱离苦海了。”

“哥,明明是你叫他陪你的呀,怎么又抱怨起别人来了,哥和smeb选手的关系不一直都很好吗?”

“相赫你是不是又吃醋了,在我心里,一直都是只有你一个人。”

本来很和谐的聊天,在张景焕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就又陷入了沉默。张景焕从背后抱着李相赫,李相赫也没有挣开,两个人僵持了很久。最终还是张景焕忍不住了。

“相赫,李知勋已经要离开了,咱们两个也不要互相闹脾气了好吗?前段时间是我不对,我没有好好理解你,分担你的不安与痛苦。现在一切都过去了,我们和……”

“景焕哥,不要说了,我们回不去了。”

张景焕想借李知勋退出来和李相赫复合,但是他和好的话还没有说完就遭到了打断。李相赫知道张景焕的意思,但是,李知勋已经是他们两个之间跨越不去的鸿沟。裴性雄告诉他,李知勋是在听说他要公布和张景焕的恋情以后才去洗的标记,但是他并没有和裴性雄说过这样的话,而且他也没有这个打算。李知勋在医院的时候张景焕也去过,他不知道张景焕都和李知勋说过什么,但是他知道一定不是什么好话。

听完李相赫的话,张景焕果然有些生气,他都已经这么低三下四的求他了,为什么李相赫还是执意不和他在一起,难道李知勋的吸引力这么大,李相赫已经完全倒向李知勋了吗?

李相赫挣开张景焕的怀抱,他站起来问张景焕:“景焕哥,你知道知勋哥一直都是喜欢你的吗?”

张景焕沉默了一会儿,抬起头回答:“我知道,我知道李知勋喜欢我,但是我爱的是你啊相赫。我知道你对李知勋的愧疚,但他都是咎由自取,李知勋就是想拆散我们,他是故意勾引你的,omega就是这样,只会装可怜。”

李相赫看着张景焕咬牙切齿的样子,他发现自己并不是了解这个哥的全部,现在的张景焕已经被偏见和嫉妒蒙蔽住了自己的心,他的景焕哥不应该是这样子的。

“景焕哥,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对知勋哥有这么打的偏见,你认识他比认识我要早,他是什么样的人你要比我了解,你好好想想,知勋哥是你口中的那种只会装可怜来骗同情的omega吗?知勋哥从来没用他omega的身份来麻烦任何人,他活的比我们都要坚强。还有标记他这件事情不是他勾引我,是我没有控制好自己,是我在他意识不清的时候强行标记了他,这件事情错在我。景焕哥,你可以不喜欢知勋哥,但是你不能歧视他是个omega,也没有任何理由践踏他对你的心意。现在知勋哥已经离开了,不论以后如何,我只能希望他在中国能过的比在这里好,而我们,我和你不可能继续在一起了,我要等着知勋哥,如果他在中国不如意,我还是会对他负责。”

李相赫说完转身要离开,张景焕刚想阻拦,李相赫又转了回来:“知勋哥让我告诉你,对不起,他不是故意的。”说完看着张景焕惊慌失措的眼神,李相赫还是有点不忍:“景焕哥,知勋哥现在变成这副样子,我们都有错,你……好好想想吧。”

我胡汉三又回来了,哈哈哈哈哈哈!
但是我可能又要消失一段时间,这个坑在被弃掉的边缘,我真的太忙了,生活不易请理解::>_<::
我头马上就要回心转意对猴好了,他要追去lpl和猴道歉,可也甘愿成为我猴备胎,壳马都不渣了高不高兴,he仿佛就在眼前。
嘿嘿,会有这么简单吗😊

我最近有个考试,可能要到八月三号以后才能更新,谢谢大家的支持,以后会甜的……吧😄

日暮途远

第五章(下)

李知勋自从那次之后就不再见任何人了,他还是在医院修养,但是他拒绝了skt众人的探望,连金正勋都没能见到他。

此时李知勋已经同意了vg俱乐部的邀请,从明年开始就要去中国,并且不出意外他剩下的职业生涯都要在中国度过了。

李知勋在一切都商讨好了以后才给金正勋打电话通知他的决定,他知道再出了这么多事以后,金正勋不会不同意他的决定。

金正勋也有他的担忧:“那你的身体状况,vg那边……”

而李知勋仿佛不在意,淡淡的说:“没关系,我告诉他们了,他们说只要不影响比赛训练,就不会管我的私事”

“那相赫和景焕那边呢?你知道吧,他们分手了。”

“我知道教练,虽然他们分手和我有关系,但是这是他们自己的选择,我也没办法。”

金正勋看他心如死灰的样子,有些不忍,劝慰道:“既然这样,知勋,以后去了中国也要好好生活,到了新的地方就是新的开始,把以前的事情都忘了吧,以后一定会越来越好的。孩子的事情……去中国在好好治疗一下,不一定会没有办法。”

如果不是金正勋提起,李知勋都忘记自己失去了一个孩子的事情。自己人生中的的第一个孩子,可能也是唯一一个孩子,在自己不知道的时候悄悄生长在他的身体里,然后又在自己不知道的时候从他的身体里离开。他与这个孩子只相处了十几天,他的孩子甚至还没有长成型就已经化成一摊血水,多可惜,多可悲。

李知勋想到这里就感觉自己的小腹有痛起来,他应该早点发觉,在标记后没做好措施,肯定会怀孕的,如果他再细心一点,他就绝对不会去冒然的洗标记,别的事情可能错不全在他,但孩子的逝去完全是他一个人的责任。所以,上天为了惩罚他的偏执让他以后也不能再有孩子。这样也好,反正,他现在除了发情期和信息素,就和beta没两样,以后的日子,自己一个人也能活下去。

金正勋看着李知勋用手抱住小腹,整个人很痛苦的样子,很担心的想去叫医生,但是他还没起身就被拦了下来。

李知勋抬起满面泪水的脸看着他,虽然在哭,但目光坚定,金正勋明白了,这个omega,一如既往的坚强。

最后,李知勋和金正勋谈到去中国的事情:“教练,我出院后就会去中国了。”

“这么仓促吗?怎么不多休息几天呢?”

“算了吧,现在已经没什么大事了,我的身体一时也养不好,不如先过去熟悉一下环境”

“那可要在你走之前好好的聚一下,以后见面就很难了……”

聊着杂事,时间也过的很快,在日落之前,金正勋离开了,李知勋拒绝了他送别聚餐的想法,自己的离开不需要打扰太多人,而金正勋也和李知勋说起这段时间俱乐部商讨的新规定,有关于对omega选手的特殊管理。

李知勋听后没有说话,这些规定到底是好是坏呢?一直以来,omega在追求自己的自由平等,但是身体条件的限制,又能有多少自由,多少年的歧视,又会有几个人能平等对待他们呢?

就像张景焕对自己的厌恶,对omega的厌恶,没办法,就算这样,他也忘不了他。

李知勋看着窗外的夕阳,明天一定会是个好天气吧。


勤劳的小蜜蜂又发文了,这篇是不是有点完结的意味,嘿嘿嘿,猴爷的戏份下一篇就没得了,要把阿头和蜗壳处理一下,然后就要开启lpl之旅了。

关于文中提到的对于omega选手的管理,在我卡锅番外里有,想知道的自己去找吧,我实在懒得打字了😔。lpl部分可能会有很多私设和bug,不要太较真哦。

晚安啦,么么哒~(^з^)-☆

日暮途远

第五章(上)



李知勋感觉自己睡了好长时间,他睡着了又像是没睡着,他觉得做了梦,又好像是没做梦。在梦境中,他好像把一生的酸甜苦辣都尝遍了。

“哥,哥,哥你醒了,太好了,我去找医生。”

“……”

“相,相赫,怎么是你,我已经洗标记了,你和景焕哥……”

李知勋觉得自己还没睡醒,要不然怎么会看见李相赫,他应该和张景焕在一起恩爱,而不是来看他,守在他身边。

李相赫没再说什么,他按了床边的传唤器叫来了医生,在简单的检查过后,医生说李知勋暂时没事了,但是还是有潜在危险的,抑制剂之类的东西一定要禁用,要时刻注意身体状况,按时回医院复查。

医生把一些注意事项告诉了李相赫,李相赫也认真的一一记住。送走医生后,看到李知勋正在用很奇怪的眼神看他。

李相赫转身坐了下来,对李知勋说:“哥,我和景焕哥分手了,以后,我来照顾你好吗?”

李知勋很震惊,他有点不太明白李相赫的话:“相赫,你说你和景焕哥分手了?”

李相赫强忍着心痛,语气坚定,面上十分平静:“对,我们分手了,我以后会和你在一起,我会好好照顾你的。”

李知勋刚刚醒来,虽然很疲倦,但他明白李相赫是不可能不爱张景焕的,他想对李相赫说点什么,但是又感到很累,全身都疼还没有力气。他听说过洗标记很痛苦,但没想到这么严重。

李相赫看他没什么精神,让他在休息一样会儿,他出去买点吃的。

李知勋又闭上了眼睛,他身体虽累,但是意识还是很清楚的。就算李相赫现在对他很好,但是他已经洗了标记,无论如何他是不会在和李相赫一起了。

还有张景焕,他明白张景焕有多么爱李相赫,如果李相赫主动提分手,那张景焕会有多伤心,他本来就是因为不想打扰他们才去洗标记的,现在闹到分手一定都是因为他。

等相赫回来,在劝劝他吧。

但是李知勋等到的不是李相赫,而是张景焕。

“景焕……哥”

“李知勋,你这下满意了吧,相赫他和我分手了,这都是你的错。真可悲啊李知勋,一个不能生育的omega,你还不如beta,害人害己,你害得我们分手,自己也变成这副田地,知勋,你告诉我你到底是为了什么?”

张景焕说完这番话马上就又离开了,让李知勋以为自己做了一场梦。那为什么他梦境里得张景焕,每次都是再伤害他呢?

李相赫进到房间,看到李知勋已经坐起来了,他后背靠在床头,眼睛看向窗外,李相赫突然有一种不好的感觉,他小心翼翼得问:“知勋哥,你怎么坐起来了,你现在身体虚弱要好好休息。”

说完以后,李知勋很长时间没有回答他,李相赫有点着急,他放下东西,把李知勋的身子摆正,才发现,李知勋哭了。

“知勋哥……”

“相赫,我为什么会身体虚弱?是因为我流产了吗?你为什么会照顾我?是因为你可怜我吗?”

李相赫说不出话,他照顾李知勋是因为他愧疚,李知勋变成现在的样子他有很大的责任。

李知勋颤抖着握住李相赫的手继续说:“相赫,一开始是因为我没有注意好自己的身体情况,没有做好预防发情期的措施,如果那天不是你,可能还会是其他人,但因为是你,我更难过,相赫我一直很羡慕你,不只是因为你的游戏天赋,还因为景焕哥。我爱张景焕,从最开始和他做队友我就一直喜欢他,明明是我先遇到他的,是我先喜欢他的,为什么他会和你在一起,为什么他会喜欢你?”

李相赫很吃惊,他从来不知道李知勋喜欢张景焕,他一直觉得知勋哥是一个十分淡薄的人,无论对谁都没有特别的喜恶,但没想到,他心里竟然藏着对张景焕那么深的感情。

“相赫,你们不用瞒着我了,刚才景焕哥来过,我什么都知道了,你不用觉得对不起我,孩子的事情我很抱歉,这一切都是错误。你固然有错,但我的错大一点。相赫,你应该和景焕哥好好在一起,所以不用管我了,我已经决定离开skt了,我不会成为任何人的负担。”

说到最后,李知勋已经平静下来了,他擦了擦自己的眼泪,抬起头对李相赫说:“相赫,你先回去吧,我想自己一个人静一静。”

李相赫自己也很乱,没有拒绝李知勋的请求,帮李知勋躺好盖好被子以后静静的离开了。在李相赫准备关门的时候,他听到李知勋轻声说:

“相赫,帮我告诉景焕哥,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气,把我猴写得像个玛丽苏女主(*`・з・)ムッ

请假条

对不起各位,今晚太忙了,只写了一半,明天再更

日暮途远

第四章(下)

李知勋做了一个梦,

他梦见有人拿刀子一刀一刀的剜着他的肉。他张着嘴,痛的发不出任何声音,就像被浪拍到岸上的金鱼,无法呼吸只能等死。

李知勋想在临死前看一眼是谁在折磨他,他拼命睁大眼睛,想要看清持刀人的脸,然后,他听到了带给他梦魇的声音:“知勋,这就是抢走相赫的代价。”

“景……焕哥”

“不要,不要这样对我,景焕哥,不要这样对我……”

“知勋,知勋,快叫医生!”

病床上的李知勋像是做了噩梦,发出呓语,一直守在床边的金正勋和裴性雄连忙叫了大夫,一番折腾,李知勋又陷入沉睡,而金正勋和裴性雄也松了一口气。

“哥,相赫那边什么时候能到,毕竟……”

裴性雄看着疲惫的金正勋,出声问道。他被叫到医院以后,和金正勋一起在手术室外等李知勋出来。原来李知勋根本就没有回家,他自己跑到医院去洗标记了。而他在洗标记的途中下体出血,有流产迹象。

因为是和他们俱乐部相熟的医院,所以大夫直接把电话打到了金正勋这里,金正勋到医院的时候,李知勋的情况就已经很槽糕了。

金正勋把那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诉了他,裴性雄没有想到,在所有人的眼皮子底下,金正勋他们隐瞒了这么大的秘密。

现在,躺在床上的李知勋,已经没有了生命危险,但是医生给出的结果让他们都沉默了。

李知勋以后很难再怀孕了。

没人想到会有这么严重的后果,包括李知勋自己。躺在病床上的李知勋还不知道自己已经失去了一个孩子,而且以后也不会再有孩子了。他的身体已经损伤太大,再加上洗标记对身体的二次伤害,李知勋的信息素和平常omega已经有了很大区别。

医生的说法是,李知勋现在相当于一个有发情期和信息素味道的beta,不仅很难生育,而且不能被alpha标记。在李知勋身上抑制剂的副作用展现无疑,医生不敢保证李知勋会有稳定的发情期,而且李知勋恐怕以后很难控制自己的信息素收放。

事情已经到了一个无法挽回的地步,谁又能补偿李知勋的现在和今后痛苦呢?

“砰”

“知勋哥怎么样了?”

们从外面被打开,慌慌张张进来的是李相赫。金正勋示意他小点声:“嘘,不要大喊,你把东西放下,我们出去说。”

门外,李相赫听完金正勋的话一言不发,他用手捂住眼睛,沉声问:“哥,你说的是知勋哥的孩子,我的孩子没了是吗?”

金正勋有些不忍:“相赫,别这样,知勋现在洗掉了标记,你们之间的联系不存在了。你们两个本来就不合适,孩子很可惜但是对于你们来说,没有它,更好。”

“更好吗?”李相赫声音有些哽咽,“但是,知勋哥他,他以后都不会再有孩子了。”

这是让所有人都伤心的事情,一个不能生育的omega,而且不能被标记,以后李知勋该怎么办呢?

“教练,我和景焕哥分手了。”

金正勋还没想好怎么安慰李相赫,就听到李相赫告诉他这么大得一个消息,他一时也无言以对。

这三个人像是一个圈,一个套着一个,谁也跳不出来。

有点短小仓促,今天先到这里吧,最近我事情确实很多,见谅啊。还有那个补壳侯h的事情,会补的,等我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