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闪闪

日暮途远

第十章 (上)

李知勋感觉好像在做梦。

他和张景焕一起去逛了超市,买了些日用品和吃的,然后两个人一起回了“家”。直到坐在沙发上,李知勋还是个懵的:我和景焕哥一起去逛超市了,就像对普通情侣一样逛超市,这是真实的吗,还是只是他的一场梦。如果是梦的话,李知勋希望自己不要太早醒来,就算一辈子沉浸在这场梦里也无所谓。

“知勋,吃饭了。”

还在发呆的李知勋听到张景焕的声音,他拍拍自己的脸,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张景焕突然会对自己好,但是现在他终于是和自己在一起了,不管是为了什么,对于李知勋来说,这就够了。

做到饭桌上,看到张景焕正在收拾厨房,李知勋才发现自己好像什么忙也没帮得上,他赶紧起身,想要去帮张景焕一起收拾。

但是还没离开桌子就被听到声音的张景焕给发现了:“你不用动知勋,我一会儿就收拾好了。”

李知勋站在那里,不知道要怎么办,张景焕不用他帮忙,他只能呆呆地站在那里。

等张景焕收拾好,看到李知勋发呆的样子,又笑了,他怎么以前没发现,李知勋居然这么可爱。

“知勋啊,怎么不坐下,这可是你租的房子,在你自己家还要这么客气吗。”

李知勋听到这话以后,连忙说:“不,景焕哥,这个房子是我们……”说着,就不好意思继续说下去了,应该他发现,张景焕正坏笑的看着他,而且,他说的话确实也太羞耻了。

张景焕觉得逗李知勋太好玩了,就故意说:“知勋想说,这是我们俩的房子吗?但是是知勋你付的房租,我也没有出钱,我们知勋是要包养哥吗?”

李知勋更不好意思了:“哥你说什么呀,我,我……”

李知勋语无伦次的样子逗笑了张景焕,这样的李知勋是他没有见过的。在他的心里,以前的李知勋对他一直是一副让人放心的样子,不用多管,不用多问,李知勋是永远不会让你去替他操心的。他好像是一杯平淡无奇的水,不去摇晃他就没有波澜,可能上次在病床上抱着他哭的李知勋是在他面前最脆弱的一次了。

想到这里,张景焕叹了口气:“知勋,快坐下,菜都要凉了,我们吃饭吧。”

李知勋感觉到张景焕又压抑了起来,也不敢在说什么,乖乖的坐下,拿起筷子准备吃饭。

其实他们两个是在超市里买的现成的熟食,拿回家热了热,毕竟两个人都不怎么会做家务,做饭就更不熟了。

两个人又恢复了沉默,李知勋不知道张景焕究竟怎么想的,对自己这样若即若离,他到底要怎么办才好?

“知勋是不是想知道为什么我前段时间没有和你联系?”李知勋还没有想好要说什么,张景焕已经先开口了。

听到张景焕的话,李知勋不知道怎么接,他想要知道为什么,但是他又是什么身份呢?张景焕是自愿帮忙照顾他的,现在他变成这副样子,又能强求别人什么呢?

但是张景焕接下来的话,才是让李知勋最意想不到的:“知勋,对不起,一直以来都是我错了。”

短小的一更,接下来会甜一点,我壳也好久没出场了,再过几次就拉出来溜溜

日暮途远

第九章(下)


洗标记之后的第一次发情期,李知勋勉强度过了,而他也迎来了在lpl的首个赛季。


虽然李知勋已经打过很多年比赛了,但是他还是有点紧张。为了不让自己出丑,李知勋每天都训练到很晚,队里的队友知道他的情况都来劝他,让他注意休息,但是李知勋每次都是笑一笑,然后说声没事。


除去比赛紧张,李知勋其实还有心事:从他上次出院之后,张景焕就再也没有联系过他了。


李知勋有给张景焕发过消息,但是并没有回音。李知勋很想去lgd的基地找张景焕,问问他到底怎么了,不是说好做他的alpha吗,为什么现在又不理他了呢?


但是李知勋害怕,他害怕贸然去质问张景焕会遭到张景焕的厌恶,毕竟张景焕好不容易才接受他。在他们的关系里,他总是被动的,因为在乎,因为害怕失去,所以李知勋只能默默忍受。可他又不安,他的情况好像变得更严重了,张景焕还愿意照顾自己这个麻烦的omega吗?


“侯爷,你手机响了。”


“啊,谢谢。”李知勋发了一会儿呆,竟然没有注意到有人打电话给自己。拿起手机,来电显示竟然是张景焕。


怎么办,李知勋有点慌乱,他那只手机不知道要不要接。最后那边挂断了,李知勋又想要不要打过去,毕竟张景焕从不轻易地主动联系他。


还没等想好,张景焕的电话又打了过来,李知勋拿着手机出了训练室,他按下了接听键,小心翼翼的说了声:“你好,景焕哥,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电话那头一阵沉默,而李知勋的心也慢慢沉了下去。


也许一开始就不应该抱有什么希望,毕竟李知勋知道,张景焕还是爱李相赫的,他无论如何都是局外人。


“知勋,我在你们基地门口,快点收拾东西下来吧。”


张景焕的语气很平淡,李知勋有点不知所措:“不是,哥,你怎么会……”


“你们经理说你为了比赛不要命的rank,谁说都不听,所以让我来管管你。”


李知勋感觉自己脸有点烫,拿着手机不知道怎么接话,那边张景焕又说到:“知勋,我和你们队里请好假了,你可以休息一天,我们……回家。”


李知勋有点迷茫:“景焕哥,我们要回韩国吗?不行的,马上就要比赛了,时间不够。”


说完,电话那头传来一声轻笑:“傻子,你不是租了个房子吗?我们去那里。”


感觉没怎么有人看了呀


日暮途远

第九章(上)


张景焕感觉自己疯了,他竟然会在医院陪李知勋一晚上。明明自己是厌恶这个人的,不论是来中国还是答应照顾他,都是为了报复,但是张景焕突然觉得这么做很没有意义。自己固然很爱李相赫,他和李相赫也是因为李知勋的事情才分手的。可是,张景焕觉得自己可能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从事情开始之初,他就把所有的责任推给了李知勋,因为对omega的偏见,张景焕一直针对李知勋,利用李知勋对他的感情,从精神上折磨李知勋,但是张景焕忘了一件事情,从始至终,最痛苦的不是李相赫或者他。两个alpha不管怎么样身体都是完好的,但是李知勋,不止伤了心,他的身体也彻底毁了。


这一切,他和李相赫都有罪。还有那个孩子,在这场悲剧中最无辜的“人”,或许还不能称为“人”,一条生命就这么逝去了,他们都是刽子手。


怎么办,张景焕很迷茫,他所做的一切是为了什么?李知勋这个脆弱的omega,单薄的身体,仿佛一阵风就能吹散。但是李知勋又无比坚强,在经历过这些事情以后,还会选择来到异国他乡继续他的职业道路。抛去这些偏见,李知勋确实令人敬佩。


张景焕发觉,自己应该好好正视李知勋,这个omega和他固有思维里的omega不一样,他是不是应该承认,是他错了。




写得越来越偏离现实了Ծ‸Ծ,还有,我的大纲丢了,丢了,丢了,我该怎么往下写……




今年是最适合锅老师的一年,我们没能看到锅老师在赛场上大杀四方,谁又知道明年会怎么样呢,还会有这么适合他的版本吗


卸微博了,全明星在开,各位小伙伴们全明星开赛的时候告诉我一声好吗


想写一篇锅老师的文,不知道写什么好,有什么梗可以点一下,除了卡锅啥都行


我的大纲不见了,啊啊啊啊啊ヽ(`⌒´メ)ノヽ(`⌒´メ)ノヽ(`⌒´メ)ノヽ(`⌒´メ)ノ


日暮途远 番外二(上)

ambition×flame


北极圈cp


姜灿荣a,信息素:威士忌;


李浩钟o,信息素:橙子;


正文easyhoon中心,番外一卡锅,番外二af


姜灿荣在结束自己的s8之旅后,迎接他的是自己爱人的一个大大的拥抱。


紧紧的抱着自己的爱人,姜灿荣感觉就算那么惨烈的输了比赛,他的世界也没有崩塌,自己怀里的这个人,这是他最大的安慰。


“浩钟,谢谢你,谢谢你还在我身边。”


李浩钟听到这句话后,松开了姜灿荣,用手拍拍他的脸:“你是傻瓜吗?除了你身边我还能去哪里呢?你是我的alpha啊,再说咱们两个已经领了结婚证了,你这个混蛋难道想反悔?”


听到李浩钟的话,姜灿荣觉得自己真是太幸运了,这么好的李浩钟,这么好的伴侣,自己当时怎么会放他离开呢?还好,他们两个无论人离着多远,心总算是在一起的。


“这个是咱们队里新来的上单选手李浩钟。”


“大家好,我是李浩钟,id是flame,以后和大家就是队友了,请多关照。”


这是姜灿荣第一次见李浩钟,当时他对于这个即将成为他伙伴的男人只有一个印象,长得很好看。这么好看的人不去当明星可惜了。


“哥,我们要走了,你要和我们一起回去吗?”


正回忆着,年轻ad朴载赫的声音响起,他才反应过来,他们输了,他们的s8已经结束了。姜灿荣还没有回答,他旁边的李浩钟就已经开口了:“你们先走吧,灿荣今天要和我一起回家。”


姜灿荣看着李浩钟的笑脸,鲜亮明动,这个长相漂亮的男人是他的队友,是他的知己,更是他一生的伴侣。姜灿荣忍不住又抱住了李浩钟,在他耳边说:“浩钟,我爱你。”


李浩钟被这一记直球击中了心脏,他红着脸说:“你是个傻瓜吗?这么多人你在说什么啊。”


旁边gen.g的队员都纷纷表示没眼看,告辞,只留下了还在甜蜜相拥的两人。


姜灿荣和李浩钟都明白,他们的感情维系的太不容易,如今他们两个人能修成正果,大概就是命中注定有彼此吧。


很喜欢这两个人,但是好像写起来没什么感觉啊₍₍ (̨̡ ‾᷄ᗣ‾᷅ )̧̢ ₎₎


日暮途远

第八章(下)

没什么实质性的进展,就是矫情一下


李知勋觉得自己好像是陷入了一个怪圈中,从开始他就一直在希望和失望中挣扎。


医院白色的天花板让人感到压抑,李知勋醒来时旁边并没有人,一个人来到异国他乡,语言不通,习俗不同,和队友的关系也没有太好,只有他一个人也是很正常的,但是他最想见的那个人不在。


他贪恋那个alpha的温柔,哪怕这份温柔只是他给予别人的十分之一那就足够他继续去喜欢了。


李知勋突然觉得很累,他直到现在所做的一切努力都没有使他觉得有回报,虽然有世界冠军的荣誉加身,但是他对这份荣誉并没有多少认同感,这并不是完全属于他的。而他的感情更是悲哀,一个omega,被人标记过,洗了标记却丢了一切。这具不正常的身体,不是omega,不是beta,还会变成别人的拖累,何苦呢李知勋,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呢?


“知勋,你醒了吗?”


“……哥,你怎么会……”


“你刚晕倒你们俱乐部就通知我过来了,你看天都黑了,我觉得你醒来一定会,饿就去买了点东西,正好你醒着,快趁热吃点吧。”


李知勋看着张景焕的笑脸,他一开始就是沦陷在这个人的微笑下,张景焕的笑脸有一种魔力,是一种可以把他紧紧吸引住的魔力,就算这个人曾经对他说过什么伤人的话,只要看见他的笑,李知勋还是会像飞蛾扑火一般,自取灭亡。


张景焕感觉到李知勋在对着他发呆,他把东西放下,坐到了李知勋的身边,用手碰一碰他的脸。


李知勋被脸上冰凉的触感给激了一下,转眼就看见坐在他身边的张景焕,好近,他们从来没离这么近过。


张景焕看到眼前这个人心不在焉的样子,担心他还在发烧,就干脆直接捧着李知勋的脸,把两人的额头碰在一起。


“不烧了,知勋啊,你没有别的什么地方不舒服吗?我还是去叫医生来吧。”


说着准备去叫医生,但是还没起身,就被李知勋一把抱住。


“知勋,你……”


“景焕哥,就一会儿,我就抱你一会儿。”


张景焕闻着从李知勋身上散发出来的茉莉香气,没有立马推开他,而是也伸手抱住了这个脆弱的omega。


他感到有冰凉的液体从他的颈边划过,知勋啊,那是你的眼泪吗?


@我是无敌金壮茄 更新了


日暮途远

第八章(上)

李知勋在外面租了一间房子,不大,但让两个人歇歇脚还是可以的。张景焕要变成他的alpha了,虽然无关爱情,但是只有信息素和身体的联系那也很好了,反正他现在不会被标记也不会怀孕,不管怎么做都不会有问题。

李知勋把房子的事情告诉张景焕,张景焕心里冷笑,果然是个omega,一对他示好就迫不及待了,反正要在lpl呆满一年,那就好好玩玩。

李知勋怀着忐忑的心情等待着自己来lpl的第一个发情期,他不知道自己所做的是对是错,但是张景焕是他唯一喜欢过的alpha,现在这个人终于对他有点意思了,他不能就这么错过。

“猴爷,你怎么有点心不在焉的呀,身体不舒服吗?”

“嗯?我……我没事。”

李知勋确实有点奇怪,从今早起床开始,他就觉得身体和脑袋轻飘飘的,整个人都有点不在状态,他也怀疑过自己是不是发情期到了,但是他自己包括周围的alpha都没有闻到他信息素有什么异常,难道是生病了吗?李知勋想,还是去医院看一下吧,免得因为他当误训练。

李知勋想起身去找教练请假,但是却连人带椅子整个的翻倒在地,他这一下子把周围的人都吓坏了。

众人连忙把李知勋送到医院,而俱乐部也把张景焕叫了过来,希望他能够照顾一下李知勋。

张景焕很烦,怎么这个omega这么麻烦,从一开始的洗标记,也没哪个omega洗标记会洗出这么大的事情,但是他已经答应了做人家的alpha这种事情就应该去看看。但是到了医院以后,张景焕才发现事情比他想象的要严重的多。

“什么,应激发情?那是什么,我从来没听说过!”

“就是这个omega已经不能称作是omega了,所谓的发情期对于他来说是绝对的负担。性欲不再是他发情期的主要内容,这次只是发烧和晕厥,下次就不知道会怎么样了。”

张景焕觉得很不可思议,就一次洗标记和流产,李知勋就会变成这个样子吗:“为什么会这样?”

“医生说这和他的体质有关,本来身体素质就不是那么好的人,经过摧残以后就更容易出问题了,不过这些都是与信息素有关的,只要信息素能稳定下来,他的情况还是会好转的。不过这个我们不担心,有marin选手你在,猴爷会好的。”

张景焕看着躺在病床上的李知勋,高烧使他睡得并不怎么安稳,两坨不正常的红晕挂在他苍白的脸上,本来整个人就瘦到一阵风都能把他刮倒,现在躺在那里的样子更让人觉得可怜。张景焕觉得自己有点蠢,这么个大麻烦,怎么就接手了呢?算了,就当替相赫照顾他吧。


都不知道怎么圆回去了,有些bug将就着看吧

全世界最好的双打野

最后一次站卡锅,从今以后,我是mlxg的毒唯粉


“锅老师,我有话想对你说”

“什么,说”

“现在不行,要等到我们拿到s8冠军,到那个时候,再告诉你”

rng止步八强

“锅老师,对不起,那些话,就不告诉你了,等明年……”

“哪有那么多明年呢。”



香锅的s8,只有三场烂摊子,和一颗没有人帮他挡的子弹。

谈个恋爱吧

远古老坑
本来是因为跳墙角了,但是想想还是填上吧


谈个恋爱吧
腿锅不拆不逆,不上升真人
现代校园梗,文笔ooc,更新不定期
设定腿哥学医,锅仔计算机,两人学霸,锅仔宅男
真的文笔很不好,轻喷😂
(一)
“艹艹艹,这么大的雨还出门我真特么的是个智障。”刘世宇本来就想出门买个午饭,结果回来的路上脚底一滑整个人就跌在了雨水里,辛辛苦苦冒雨买的虾饺泡了水,整个人也变成了落汤鸡,最要命的是左脚的拖鞋还被冲走了。刘世宇感觉倒霉透了,妈卖批的,早知道还不如订螺狮粉的外卖呢。
当他好不容易挪回宿舍的时候整个人狼狈到不行,更可恶的是一开门就闻到了饭的香味,想到自己泡了水的虾饺就更难过了。
宿舍大傻史森明看见一身狼狈的刘世宇开始了他标志性的傻笑:“哈哈哈哈哈,锅老师,你不就出去买个虾饺吗,怎么跟被人抢劫了一样。”被他这一咋呼宿舍里剩的的几个人都看向他,然后开始爆笑,“这什么意思啊,抢劫还抢拖鞋,而且就抢一只,拿回去拍蟑螂吗”人送外号的BB机话唠严君泽边拍大腿边笑,另一边的傻明听了以后笑得更欢“你不说我还没看到,锅老师的拖鞋怎么就剩一只了?哈哈哈哈哈(ಡωಡ)”
“我求你们俩当个人好吗,我都这么惨了还笑,有没有点同学爱”但吼完以后发现这两个b笑得更欢了,刘世宇气的不行,一边去浴室准备洗个澡一遍念叨“笑死你们算了”
刚准备开门,宿舍舍霸虎爷李元浩从里面走了出来,看见他这副样子一下子没忍住也噗嗤笑了出来但好歹问了一句:“你这是怎么了,不会被人抢了吧?”
刘世宇一听就炸了起来:“抢你妹呀!劳资半路摔了一跤,虾饺和拖鞋就都被冲走了,劳资冒着大雨去买的虾饺,一口没吃上还摔成了这个吊样子,回来还要见你们这群不当人的舍友,惨死我算了!”
一看这人真的炸毛了,李元浩赶快安抚:“那你是不是还没吃饭,你快去洗澡我给你定外卖。”
刘世宇倒霉了半天总算听到了一句人话,也不客气“帮我定个螺狮粉就行,多谢了”然后就抢走傻明的拖鞋也不管他的大喊大叫转身,进了浴室。
当刘世宇洗好出来的时候,看见其他三个人都在围着傻明的手机,他也凑过去看,卧槽,这特么不是劳资的拖鞋吗,哪个好心人捡到还挂在校园网上,不对,正常人都不会去捡一只拖鞋吧?
被怀疑不正常的好心人柯昌宇,正如老父亲一般微笑地看着自己宿舍的一群智障儿童搞事情。
今天中午他和舍友向二狗和苏二伟从解剖室里出来去食堂吃饭,回宿舍的路上看到学校下水道井盖边上飘着一只有着小黄鸭图案的拖鞋。一向喜欢搞事情的苏汉伟就问向人杰:“你说这只拖鞋是男生的还是女生的?”
直男向二狗想都没想就说:“肯定是女生的,你看这个鸭子娘唧唧的,男的怎么会穿。”
“我觉得是男生的,女生脚没这么大吧。”
“大脚的女生也很多好吧,你又不是没见过。”
“呵呵,劳资真没见过,不过大脚女尸倒是见过一两具。要不然咱俩打赌,谁赢了就管谁叫爸爸。”
“你真是热衷于认爹,那劳资成全你,就打赌,我赌女的”
“那我赌男的,腿哥作证。”
“恩,啊???”柯昌宇本来是一直在想刚才解刨的过程没有注意到这两个人在说什么,但是那两个没牵好的熊孩子已经打着伞跑过去了把拖鞋捡了起来。苏二傻提着拖鞋冲着向二狗说:“二狗子,你就等着叫我爸爸吧!”
画面太美好,柯昌宇一点也不愿意回想。
就这样,柯昌宇莫名其妙的变成了这个莫名其妙的赌约的证人,可为什么要用他的帐号发失物招领信息??但苏汉伟马上用期待眼神看他,腿哥的千言万语瞬间换成了一句话:“好的(微笑)。”


(二)

柯昌宇很是惊讶,龟龟,还真有人认领这只拖鞋,但是,这特么到底几个人丢拖鞋了,还丢的都是同一只?

他把有人回信息的事情告诉那两个智障儿童,两人立马兴奋起来,苏汉伟冲到他面前看他手机:“快问问,是妹子还是汉子,卧槽,怎么回事,怎么这么多人,这些人都是丢了拖鞋的?看看这留言,‘拖鞋对我很重要,感谢您捡到,请您吃饭’,一直拖鞋至于,这怕不是丢了脑子吧。”

相较于苏二傻,向人杰的智商还是在线的:“那些人会不会不是找拖鞋,是来勾搭腿哥的?”

二傻???

腿哥:“不会吧,那些人又不知道这是我的号。”

二狗:“别挣扎了腿哥,医学院的957谁不知道啊,你的那些迷弟迷妹怕不是把你一天三餐吃什么都摸的一清二楚。失算,不应该用你的号发。”

智商上线的苏汉伟:“!!!不行,腿哥是我们的,不能让给这群碧池,腿哥快回拖鞋已经扔了,让他们滚。”

十分闷骚想看热闹的柯昌宇:“那你和二狗的赌约怎么办,你俩不认爹了?”

觉得很好玩想插一腿的留学生陈圣俊:“认什么爹,我也想认(??)”

其他三人:“陈西巴你走开!!”

刘世宇这边看到失物招领,正在感慨世上还是好人多,拖鞋掉了都有人还的时候,严君泽突然啊了一声。

刘世宇吓得一抖冲他开炮:“严君泽你有病不治吓人干什么!”

BB机君指着发失物招领的帐号说:“这个人我认识,医学院的学霸,咱学校的头号校草柯昌宇,和咱们一个宿舍楼,就在咱楼下。”

刘世宇:“??”

傻明:“噢噢噢噢,就是上次来咱们楼上怼隔壁那帮半夜唱歌的傻逼,那个气场一米八的大佬。听说身后一群迷弟迷妹要给他生猴子,没想到是个捡着拖鞋都会找失主的好人,哈哈哈哈哈。”

刘世宇听完以后想了想,问严君泽:“他在哪个宿舍,我去找他。”

这时候拿外卖刚进门的李元浩听到了立马问“找谁?”

“哈哈哈哈,锅老师要去找咱们学校的第一大帅哥,骚虎你失宠了,哈哈哈哈哈”

“啊?不行,刘世宇你个负心汉,看到人家帅就想去追人家,难道你忘了谁陪打游戏,谁给你订外卖,谁在你失恋的时候安慰你,谁在你空虚的时候……”

钢筋直男刘世宇同学暴跳如雷:“骚虎你滚粗,谁失恋了,谁空虚了,谁要你安慰,谁去追帅哥,你个b少说话,你安静的一点没人把你当基佬,要gay去gay别人,劳资也是你能掰弯的?”

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严君泽:“虎爷gay不动,没准人家腿哥就gay动了。”

要笑断气的史森明:“哈哈哈哈,没错没错,锅老师你去试试,正好借着拖鞋的借口去勾搭勾搭,要成了的话就能结束你这宅男二十多年的单身生活了,哈哈哈哈哈”

刘世宇被这群人气的不行:“你们这群幸灾乐祸的畜牲,都闭嘴吧,一个破拖鞋,劳资不要了!李元浩,快把劳资螺狮粉端上来,劳资要吃饭!”

但是,当丢鞋的和捡鞋的都打算放弃这只拖鞋的时候,一条名为“学霸好心捡鞋惨遭碰瓷,校园正义该何去何从”的帖子在校园论坛上炸开来,由一只拖鞋引发的心灵革命(并不)正拉开序幕。




(三)
设定:ssm,严君泽,锅仔,虎爷是一个班的加舍友,锅仔舍长,ssm是个跳级的小朋友。腿哥,康帝,兮夜,陈圣俊是一个班的加舍友,陈是韩国留学生,腿哥腹黑大总攻!!!

虽说刘世宇和柯昌宇住在同一个宿舍楼里,但却不常见面。

他们住的宿舍是学校里最大的宿舍,里面住着的人包括学校里的各个专业,回字形楼,每一层楼分ABCD区,刘世宇住在B区,习惯从楼的西门走,柯昌宇住在D区习惯走南门,俩人教学楼离得也比较远所以没有遇见过,唯一一次交集就是有一次合作怼人。

事情发生在这学期刚开始不久的国庆节之前。

刘世宇住在靠近楼梯的西头,那天晚上离他们宿舍很远的最东面有个宿舍再给人庆生,本来这种事情很常见,但那个宿舍的那群像磕了药一样一直嗨到半夜十二点多。因为放假的缘故,宿舍楼里人很少,有的宿舍都是空的,所以虽然隔得很远,刘世宇还是能听到吵闹的声音。

因为要准备篮球赛和迎新晚会,刘世宇一个宿舍都没回家。本来以为他们闹一会儿就会停,结果一直到他们准备睡觉还听到唱歌大喊的声音,最后到十二点多了还在嚎。

本来训练了一天的严君泽累得早就准备睡了,但刚准备睡下就听见有人在走廊里嚎:“我是不是你最疼爱的人……”

严君泽一下子蹦了起来:“奶奶的,你是你是,你踏马是我最疼爱的人,劳资现在就去疼爱你们(▼皿▼#)”说着从床上跳下来,抄起立在门边的拖把一副要和他们拼命的样子。

史森明、李元浩赶快拦住他:“冷静冷静,不必为了那些人渣犯杀人罪。”

严君泽抑制不住杀心:“不行(▼皿▼#),劳资要是不弄死他们劳资就是狗。”

这时候一直不说话的刘世宇站了起来:“好了,儿子们是时候表演真正的技术了!看爸爸给去教训他们。”说着站了起来顶着一众人倾佩的目光走出来宿舍,去理论。

但是,刘世宇完全低估了那群人不要脸的程度。

???这特么的是在演琼瑶剧吗?我无情?我无义?我无理取闹?本来刘世宇只是敲了敲门说了句:已经很晚了,很多人都要休息了,请你们小声一些。

然后让他意想不到的是,遭到了这个宿舍四个人齐心协力的围攻。一号是个娘炮,拿着纸手帕抹着眼泪哭唧唧的说:“你这个人怎么这样,我们只是给舍友过生日而已,难道你不给你们宿舍人过生日吗?你怎么这么无情呢?嘤嘤嘤”

刘世宇;“呵”

二号是个大汉:“诶啊我说哥们,咱们都一个楼的,低头不见抬头见,记得上次洗衣机坏了还是我去报修的,我帮过你们这么大的忙,你们还来找我们麻烦,这么不讲义气的吗?”

刘世宇:“呵呵”

三号是个不到一米五的小矮子:“你这个人不要无理取闹了好伐,唱歌怎么了,谁还不唱首歌了,就你讲究嫌吵,人家怎么没来说的?”

刘世宇:“呵呵呵”

最后一个把蛮不讲理演绎到极致:“你特么有病吧,我们又不是唱给你听,你高潮个什么劲?我们今晚就通宵热闹了你能咋地。”

刘世宇:“呵呵呵呵”特么的果然世上唯一的真理就是能动手尽量别逼逼,他刚准备回宿舍叫人身后就传来一个特别好听的声音:“他不能咋地你这个b,可是我能,你们今天的行为我已经全部了解了,奥我来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柯昌宇,是校学生会分管宿舍纪律的副主席兼本楼的楼长,你们今晚的行为已经严重违反了宿舍常规,我会给你们宿舍所有人扣十分,在你们学院进行通报处分,本学期所有的评优评干奖学金不允许你们参与。宿舍是私人场所也是公共场所,这里住的不只你们,麻烦你们下次要办这种party到外面去,不要影响其他同学。”

刘世宇呆呆地看着柯昌宇:这人好帅⊙_⊙。

钢筋直男刘世宇突然gay了一下,然后就看见柯昌宇对他微笑了一下,用温温柔柔的声音说:“这位同学你回去吧,我会处理好他们的。”然后刘世宇就迷迷茫茫的回宿舍了。

这件事情以后,柯昌宇的大名又一次在校园网上炸开来。有人把他那段义正言辞的话发到了校园网上,校园男神的地位又一次得到了巩固。

而刘世宇自那一次后就再也没见过柯昌宇,也没想到他们会因为一双拖鞋走到一起。



(四)

柯昌宇最近有点小烦恼,根源就是苏汉伟和向人杰捡的那只拖鞋。

那天有他们把失物招领信息发到网上以后,有很多人打着要拖鞋的名义钓他,没办法他也不怎么想理会,就一个人也没回复。然后柯昌宇觉得自己平静的(并不)校园生活开始有了波澜。

不知道哪里来的智障用这件事情在校园网上留言说他装模作样,拿拖鞋作秀。天地良心,要是这些人真是来要拖鞋的那他绝对会还,但那些人明显是在演他。因为,他知道这双拖鞋是谁的。

事情发生在临近国庆节假期的时候,这学期的唯一一次可以回家的小长假柯昌宇因为学生会的事并没有回家。一天晚上他在做计划一直到很晚,结果他手下的一个小弟到他宿舍来找他说有事要他帮忙。

原来在他们宿舍楼上一直有很大的噪音,宿舍也有人上去找过但被怼了回来。没办法,只能找他这个大哥来解决。

柯昌宇一直都很乐于助人,二话没说就上楼了。在那个宿舍的门口柯昌宇看到了一个瘦瘦的男生发抖的背影,恩,明显是被气的。

柯昌宇也不客气的装了一会比,把所有人虎的一愣一愣的,包括那个瘦瘦的小哥。

再装完比之后转头看向那个男生,发现他不仅长得可爱还穿了一双别致的小黄鸭拖鞋。可爱,想太阳(??),不行,不能崩人设,他就对那个男生说:“这位同学你回去吧,我会处理好他们的。”

那次之后柯昌宇一直想再见到他,的却再也没遇到过。直到看见那只鸭子拖鞋,柯昌宇觉得自己的春天可能要来了。


(五)

其实柯昌宇同意捡拖鞋的初衷是想和那个男生来个重逢的,可事与愿违,想要见到这个男生并不容易。他没回失物招领信息的留言,让一群演员找到了黑他的理由,但他发现其实当个校园偶像也有好处。比如说在别人黑他之后,不用自己出面就有友好善良的同学帮他怼人。

在他被演之后,校园网上有个名为“学霸好心捡鞋惨遭碰瓷,校园正义该何去何从”的帖子迅速火了起来。他发誓这回真的没有暗箱操作,好吧,他只是向一个学生会的小师妹诉了一下苦,什么好心没好报了,好人当不得了……其它的真没什么了。

他闲来无事浏览了一下帖子然后得到了一些有趣的信息。

楼主

咱们医学院的学霸被人碰瓷了!!!

用户B
什么,怎么回事,不过你说的是哪个学霸?

用户C
你是我们院的吗,咱医学院只有一个学霸,那就是……

楼主
对,就是咱腿哥。

用户B
楼主究竟怎么回事?

楼主
事情的起因是一只拖鞋。腿哥冒着大雨捡了一只拖鞋,并把失物招领信息发到了平台上。结果一群人打着找拖鞋的名义去骚扰腿哥,腿哥没搭理他们就被人说成演戏。
(截图)
这群人怕不是有猫饼。决不能让腿哥受这种冤枉。

用户C
竟他妈有这种事。

用户D
这就很不要脸了,孤儿们请滚好吗,别来烦我们腿哥

用户E
楼主,腿哥是在哪里捡的那只拖鞋,我们要不要一起找找它主人。

用户B
腿哥发的失物招领上说好像是在食堂附近,中午的时候

用户F
是前几天下大雨的时候吗,我记得那天中午雨下的最大了

用户G
等一下,
视频
那只拖鞋是不是这个小哥的呀,当时在宿舍里看他摔得好惨,心疼

用户T
有人认识这个小哥是谁吗?

用户L
这是信科的,一班的班长刘世宇,住13号楼b区214

楼主
楼上为什么那么清楚

用户S
嘿嘿嘿

……

柯昌宇觉得粉丝还是自己的亲,这下子媳妇儿不就有了吗。

刘世宇不知道自己已经出名了,他正在逛淘宝,他要买一双和以前一模一样的拖鞋。在宿舍的两个傻逼李元浩和史森明一直在嘿嘿嘿笑个不停,边笑还边看他,神经病(*`Ω´*)v

就在他下完单听见了敲门声,刘世宇冲门口喊了声:“请进”结果就看见一个帅哥拿提着一只小黄鸭拖鞋走了进来

“请问刘世宇同学在吗,我来还拖鞋”

刘世宇愣了,但旁边的李元浩和史森明和狗腿子一样连忙把柯昌宇迎进来,让他坐下端茶倒水,一副早知道他回来一样。

刘世宇???这特么究竟怎么回事!



(六)

“你好,刘世宇同学,我是柯昌宇,这只拖鞋是你的吗?”

“是是是,就是我们舍长的,别人也不会用这么幼稚的拖鞋。”

“幼稚你妹,李元浩你才幼稚,你特么全家都幼稚”

从柯昌宇进门开始刘世宇一直处于离线状态。直到李元浩开始起哄,让刘世宇恼羞成怒,怒怼骚虎。

柯昌宇用手扶了一下眼镜笑着说:“既然是刘世宇同学的,那就好了,我这边也可以把拖鞋物归原主了。”

刘世宇看着这么温柔的柯昌宇觉得不太好意思挠挠头说:“真是麻烦你了,一只拖鞋也让你亲自送过来,应该我去找你的。”

史森明贱兮兮的说:“就是,你多麻烦人家,舍长遇到这么好的人你赶快嫁唔……”

李元浩眼疾手快,捂住小明的嘴冲刘世宇和柯昌宇一笑:“他的意思是说,舍长你应该请柯会长吃个饭,表达一下谢意嘛。”

“对吼,柯会长,我请你吃饭好了。想吃啥,你定”

“这怎么好意思呢,举手之劳而已。”

“不不不,我一定要请你……”刘世宇还没说完就被史森明打断了“柯会长,你就别客气了,你不知道我们舍长有多喜欢那双拖鞋,你还给他真是帮大忙了”说着又向李元浩挤了挤眼

“对对对,你不知道啊,我们舍长丢了拖鞋有多着急,你一定要给他这个感谢你的机会啊。”

刘世宇感觉不大对劲,张嘴就骂:“你们两个b,说的什么”刚骂完就觉得怪怪的,好像在掩饰什么,赶紧补救“不是,我的意思是咱们快走吧,我请你吃小龙虾”

柯昌宇全程看戏,心里默默给明虎比大拇指,兄弟,等我追到你们舍长一定给你们发红包。

柯昌宇扶了一下眼镜微笑着说:“那我就不客气啦,还有别叫我柯会长了,叫我名字就好,那我先回宿舍换身衣服,咱们一会儿楼下见。”于是他趁机要到了刘世宇的手机号,回宿舍准备自己的约会了(???)

送走柯昌宇后,刘世宇总觉得不大对劲,特别是他宿舍里这两个b,有种被他们套路的感觉,但他也没被套路什么呀。

刘世宇想不出什么,就收拾了一下下楼等人了。

“嘿嘿嘿,虎哥,你说他们俩能成吗?”史森明在刘世宇出宿舍之后立马问李元浩。

李元浩回了他一个gay笑:“放心吧,相信哥,那个柯昌宇绝对有想法,咱们锅哥不是他对手,肯定会被吃的死死的。咱们偶尔帮他们撮合一下就好”

“嘿嘿嘿,没问题!”

(七)

刘世宇觉得自从他请柯昌宇吃了一顿饭两人认识了以后,自己的生活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比如,早上和柯昌宇一起吃饭,中午和柯昌宇一起吃饭,晚上和柯昌宇一起吃饭……(ノꐦ ๑´Д`๑)ノ彡┻━┻妈卖批,这事情好像不太对,俩人天天在一起搞得像谈恋爱似的。还有他宿舍里的三个孙子,最近总是阴阳怪气的,变着法子打听他和柯昌宇。打听泥煤哦,朋友在一起吃个饭怎么了,吃你家米喝你家粥了,这群闲人真是得蛋疼。

今天刘世宇帮严君泽去校学生会办公室送月总结,这种事情本来刘世宇打死也不会去干,他是一个宅男,当初当班长这个事他本来十分不愿意,但他宿舍的几个b不知道什么原因极力给他拉票,所以他就成了个挂名班长,其实平常管事的都是团支书李元浩。他平常不上课的时候连门也不会出,但最近不知道怎么了,宿舍里的人都有各种他拒绝不了的理由让他出门,所以他最近和柯昌宇的碰面机会多了不少。就说嘛,一栋楼的怎么会总也碰不到面,原来是他太宅的事。

本来这个月总结是要严君泽去交,但是他要赶一份作业,所以求舍长帮忙,刘世宇想自己也没事就答应了,然后,他十分后悔自己有这种乐于助人的美好品德――史森明、李元浩、严君泽你们三个不当人的畜牲,劳资这辈子都不会再请你们吃小龙虾了,友尽。(ノ=Д=)ノ┻━┻

柯昌宇觉得自己算是对刘世宇一见钟情,最初见面的时候就感觉这个人很可爱,真正认识了以后越发觉得要把他牢牢抓在手里了。

在第一次两人一起吃过饭之后柯昌宇就买通了刘世宇的舍友给他俩制造机会。具体就是李元浩几个人想办法把人骗下楼,他在“正巧”路过,然后一起吃个饭啊什么的。

刘世宇这个人有的地方很精明,有的地方却很糊涂。就像现在,连傻兮兮的苏汉伟都开始问他是不是在和刘世宇谈恋爱了,而这个当事人还没有领会到自己是在追他。

正好今天信科院要来交月总结,他和严君泽暗箱操作了一下,让刘世宇来,这样就又能看见他了,美滋滋。

想着柯昌宇就听到了敲门声,看到开门进来的刘世宇脸有些红,并且在他开门后发现是他以后刘世宇的脸就更红了。

“你发烧了吗?”柯昌宇有点担心,走到他面前要伸手摸摸刘世宇的额头。

“不,不,我没,没事。”刘世宇看到柯昌宇靠近他,赶快躲了一下,有点紧张的样子。

柯昌宇感觉不太对,按住他肩膀柔声说:“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刘世宇看着柯昌宇一时说不出话,刚才他在楼梯口不小心撞到了一个拿文件的小姑娘,他赶快把人扶起来并且道歉,那女生也很和善的没有怪罪他。当他准备离开的时候就听到那个女生对旁边的同伴说:“这就是腿哥的男朋友,信科的。”另一个女生有点不信:“真的假的,腿哥不是一直都有没谈恋爱吗,怎么突然就有男朋友了?”“当然是真的,在我们迷妹群里都传遍了,他们俩经常一起吃饭,而且有人说每次腿哥见他都一脸宠溺,这还不是谈恋爱……”

谈恋爱!他们在说自己和柯昌宇谈恋爱!!!这怎么可能,他只是和柯昌宇比较投缘而已,所以两个人最近才走的近了些,况且两个人谁也没有说过告白这种话,他们怎么可能再谈恋爱呢,真是胡扯。但就算这样反驳自己,刘世宇的心也平静不下来,细细想来,这个柯昌宇和他在一起的时候总会对他做一些暧昧的动作,像给他夹菜啊,拉拉他手啊,摸他头啊,龟龟,这人不会一直在gay他吧!

这么一想刘世宇的心更平静不下来,当他看到办公室里坐的是柯昌宇是,整个人都要炸开花了,这是在玩他吗

“有什么事情可以和我说,看看我能不能帮到你。”刘世宇听到柯昌宇的声音慢慢的回过神来,看着这个一直对他很温柔的男生,刘世宇脑子一热抬头看着柯昌宇的眼睛说:“他们说咱俩在谈恋爱的事儿你知道么?”

柯昌宇没想到刘世宇会突然问得这么直白,但是,腿哥从不慌,他也看着刘世宇,两只手离开他的肩膀转而捧住了刘世宇的脸,用依然温柔但却坚定的语气说:“我喜欢你,我想和你谈个恋爱。”



(八)

刘世宇,男,母胎单身没谈过恋爱。再过去的二十年里他觉得自己是个绝对的直男,笔直笔直的。

但是最近他觉得自己遇到了人生转折。身为直男的他竟然被一个男人表白了!!!

柯昌宇,我拿你当朋友,你却想泡我!说好的宁折不弯呢!

刘世宇从来没被人表白过,女人没有,男人更没有。

所以当听到柯昌宇对他告白的时候他很慌张的跑了。现在想想有点不对,作为一个钢筋直男不是应该当场拒绝吗,为什么自己要跑呢。

可怕,要弯

李元浩觉得自己舍长被人附身了,在他的印象里刘世宇不怎么喜欢照镜子,但今天从他早上起床就看见刘世宇拿着自己的镜子开始照,现在都要吃晚饭了,刘世宇还在照。

不正常,于是出言调戏:“刘世宇,你个b在宿舍里呆一天了,一直对着个镜子发呆,被你自己的美貌迷晕了?”

刘世宇听到李元浩的声音反射性的骂了声滚,然后又很扭捏地问:“你觉得我美吗?”

李元浩(⊙O⊙),:“刘世宇你没事吧,要不要去医院,我觉得你病得不轻。”

“滚滚滚,你才有病,你全家都有病。”

“刘世宇,你今天很不正常啊,有什么心事和兄弟说啊,我帮你破解破解。”

刘世宇觉得被男人表白很不好意思说出口,但是李元浩的经验比较多(?)没准有解决办法。于是对他说了被人表白的事。

本以为兄弟是能靠的住的,谁想到这个粗森听完之后哈哈大笑:“刘世宇,你也又被gay的一天。”

刘世宇觉得妄想从sb嘴里听到正经话的自己是个大sb。友尽。

李元浩在笑完之后问刘世宇:“那你既然不喜欢他,为什么不当场拒绝呢?”

刘世宇立马的回答:“谁说我不喜欢……”

李元浩:“锅老师,别骗自己了,你对那个人也有好感吧,要是真的一点儿感觉也没有,你就不用这么纠结了。”

看到刘世宇纠结的脸,李元浩决定再帮他一把。

“其实从一开始柯昌宇约你,你没拒绝就说明你对他感觉不差。其实我们都看得出来,每次你见到他都笑得和二傻子一样,难道你不是喜欢他。就算那个人适合你一样的性别又怎么样呢?你喜欢的是他的人,又不是他的性别。”

说完,李元浩就拍拍他肩膀走了。

听完李元浩的话,刘世宇很迷茫,他真的是喜欢柯昌宇吗?为什么呢?明明两个人认识也不长时间,他对他还不是很了解,怎么就喜欢他了?

手机铃声把刘世宇从自己的世界中叫了回来,拿起一看,竟然是柯昌宇打来的。

他很纠结,到底接不接呢,接了要说什么。

电话自己挂断,但是不一会儿柯昌宇的微信就发了过来:刘世宇,来吃烧烤吧,我请客。

(九)

怎么办,去不去呢?刚被这个人告白,现在又要一起出去吃烧烤,他还没有做好准备啊。

刘世宇在床上挣扎了一会儿,马上把手机丢了出去,大字躺在床上,一脸生无可恋。

他果然还没想好怎么回复柯昌宇。

而另一边,柯昌宇迟迟没有得到回信就采取迂回战术。

红娘群

柯昌宇:我约锅老师,他没回我,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

史森明:不知道啊,锅老师一天没出门了。

李元浩:兄弟,你和香锅表白为什么不和我们说一声啊,弄得我们措手不及。

严君泽:什么??腿哥你表白了!

柯昌宇:对不起哦,我一时没忍住,那刘世宇怎么样,他有说什么吗?

李元浩:嘿嘿嘿,我帮你搞定了,你等着请我们吃饭吧。

柯昌宇:那我约他为什么不回我?

史森明:你要明白,一个直男承认自己变弯要有一个过程。

李元浩:等着吧腿哥,刘世宇早晚是你的*^◎^*

(十)

柯昌宇听了李元浩的话,等刘世宇主动找他,但是好几天过去了,他连刘世宇的影子的看不到。柯昌宇面上阳光,内心慌张,要是刘世宇从此一直躲着他怎么办?

他有点后悔自己一时冲动向他表白的做法了,要是再耐心一点就好了。

柯昌宇越想笑得越灿烂,旁边的苏汉伟就离他越远,腿哥不正常,避免波及离远点好。

但是有不怕死的凑了上去,陈圣俊用他新疆味的汉语问道:“腿哥,你和男朋友吵架了吗?最近都没看到你们一起吃饭了。”

苏汉伟听完想扇他一耳光,火上浇油,但是为了保命他还是尽量缩成球降低存在感。

柯昌宇本来就为刘世宇的事情心烦意乱,陈圣俊这样明显是搞事情。柯昌宇笑得越发灿烂,陈圣俊终于意识到不对,赶快往外跑,一边跑一边说:“我要去找笨笨,拜拜”

现在宿舍里就剩柯昌宇和苏汉伟了,柯昌宇转身微笑的看着苏汉伟,看的他瑟瑟发抖,忍不住出声:“腿哥,人家不联系你,你去找人家啊,追人要主动,主动一点才会有故事。”

是吗?难道还是要主动一点?

好吧,柯昌宇也觉得这样等着不是办法,不如主动去问问。

而这边刘世宇也刚好想通了点事情,拿着一双自己新买的小黄鸭拖鞋,要去找柯昌宇。

两人都没想到,他们会在楼梯拐角碰面,一阵沉默之后,刘世宇举起手里的拖鞋,先开口:

“柯昌宇,你愿意和我穿情侣拖鞋吗?”

END